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限利令”發威需政府自身剜瘡割肉

陝西一紙“限利令”剛一露臉,就成為重磅新聞,被央視“新聞1+1”深度挖掘。10月25日,《中國青年報》採訪房產界專家後說,不破解成本之謎,陝西“限利令”將舉步維艱,而且,在解謎過程中,“政府的角色尤為關鍵”。

  房地產成本到底是謎不是謎?在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展研究所所長李戰軍看來不是謎,他的答案是:房價中30%-40%左右是政府收取的土地價格;20%-30%是稅費,稅與費合計數十種,也是政府和事業單位收取;10%-30%是建築成本,包括水泥、設備、勞動等,一般10%-20%才是利潤。通俗來說,老百姓買到手裏的房子,有六成錢給了政府,有兩成錢才是磚塊、水泥、鋼筋、人工支出,剩下兩成錢裝進了開發商的腰包。所以,房地產的成本構成比較清晰,只要知道土地價格和銷售價格,就可以算出成本和利潤,沒有秘密可言。

  就是屬於政府的那六成收入裏,居然還有三成屬於腐敗的“灰色收入”,進入國庫的只有七成。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知名房地產領域專家王才亮和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呂隨啟副主任均認可這一點。對於房地產商來說,這部分“灰色支出”被用作公關費用,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部分成本,最終會反映到房價上,但基本上很難暴露在陽光下。因此,商品房成本報表的真實性,就要打折扣。就是說,像土地成本、銷售稅金、施工造價等數字,相對容易核算,但其餘的開發成本、管理費用、銷售費用,則彈性很大,也是房地產業腐敗的“高發區”。

  這麼說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要想讓“限利令”亮劍發威,政府自身需要剜瘡割肉。但是,這無異於是提著自己鼻子上天的事情,太難了。一來地方政府對房地產的依託依賴太強大了,可以說房地產已成了地方政府的飯碗,其中的危險都心知肚明,所以國家下決心調控整治房地產,意義重大。二來對於政府官員來說,那三成的灰色收入難以阻擋難以拒絕,這是大面積的腐敗,大有法不治眾的意味。最近的例子是,廣州番禺區城管局政委擁有22套房產成為“房叔”,足見其中腐敗之深。其他則有更多例子為證,如原山東省副省長黃勝有房產46套,原上海市房管局第一副局長陶校興有房產30套,原杭州市副市長許邁永有房產25套,原雲南楚雄州州長楊紅衛23套,原上海浦東副區長康慧軍有房產16套,原廣東省茂名市常務副市長楊光亮有房產14套……

  多麼希望,每一片樓盤開盤之際,讓樓主們消費自己的“明白房”,明白自己為政府“貢獻”了多少,為開發商“貢獻”了多少,自己買到了幾片瓦。我們不是在搞誠信建設麼?“限利令”完全可以以誠信為目標,勒令房價的結構透明,最終讓房主明明白白消費。只有這樣,“限利令”才不會變成笑料成為過眼雲煙。
返回列表